杨国英:“国家智能物流骨干网”有何连接世界和推动贸易的战略意义?


文章来源: 网易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11日

    中国物流业正在加速“走出去”。6月7日,阿里旗下菜鸟网络宣布,将在香港建设一个总投资120亿港元的超级eHub项目。公开消息显示,参与该项目的投资方还包括中国航空集团和圆通速递。
    一周之前,阿里巴巴和菜鸟曾公开宣布了建设“国家智能物流骨干网络”的计划,并引发热议,本次宣布在香港建设的超级eHub,则定位为国家智能物流骨干网的一个全球数字中枢。
    物流业的战略属性,在这几年是节节增强的。菜鸟的动作,可以视为中国物流业发展向纵深推进的一个标志。而从全球化的角度看,正如有专家所表示的,中国高铁、移动支付、智能物流骨干网在未来十年最有可能成为全球基础设施。
    当下,新的全球化形势,明显日益考验着我国的全球战略和战略产业的实力。而目前来看,以坚定的全面开放为基调,以“一带一路”倡议为引领,包括物流业在内的我国战略产业的发力,其核心价值在于,能够对全球中小企业贸易和制造业转型产生积极推动。
    过去30多年的全球化,是规模化生产的全球化,跨国大企业天然具备规模经济的优势,所以,这30年里,跨国大企业是全球化红利的最大享受者。而在个性化消费已成为新一轮消费升级的标签时,规模不经济开始取代规模经济,中小企业开始逐渐成为新一轮全球化的主角。
    而近几年电子商务的发展,已经开始推动中小企业全球化贸易的信息去中介化,使中小企业可以更低成本地直接触达全球消费者。在这个过程中,物流业发展作为其最重要的配套和基石,作为中小企业开展全球贸易不可替代的货品通路,其重要性也在日益凸显,尤其是在基础设施建设整体较为薄弱的“一带一路”沿线地区,菜鸟物流对于当地中小企业连接全球市场起到了近乎不可替代的作用。
    从降本增效的意义上讲,国家智能物流骨干网络通过数字化降本、提效,通过技术革新降低整个社会物流成本,实际上首先是我国物流业的分内之事。在这个基础上强化能力输出,将能够真正确立我国物流业在全球的绝对领先地位。截止2018年一季度,社会物流总费用与GDP的比率为14.5%,高于主要发达国家8%—9%和新兴经济体11%—13%的水平。这意味着,我国物流业正面临从“规模全球第一”到“全面引领世界”的升级任务。
    因此我们看到,就政策取向而言,近期物流行业的政策利好频频加码,涉及到物流仓储、道路运输等多项税费的减免,这背后,有着明确的政策标定,就是要把社会物流总费用占社会物流总额的比重,由目前的4.9%降低0.5个百分点左右,工商业企业物流费用率由8.3%降低1个百分点左右。而菜鸟也会全力推动行业的降本、增效,顺应国家对物流业的政策导向。实际上,降本,增效不仅是建设“国家智能物流骨干网”的一个重要目标,本质上,也是物流网络“智能化”成果最直观的体现。
    物流网络不是孤立、突兀的存在,其重要性,因其作为经贸、商业基础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凸显。资金流、人才流、物流作为全球化的“三位一体”,在短时间内,物流网络对全球化贡献的提升空间最大,可预见性最强。就我国而言,在移动互联网创新的带动下,我国商业的变革速度全球最快,体现出明显的后发优势,移动支付引领全球、人才集聚效应的基础,都在不断夯实,而物流业的快速跟进、以及生态效应不断显现,实则是一种必然。
    作为大数据、人工智能的应用型范例,智慧物流网络和智慧零售、智能制造等,本质上均具有具有极强的前瞻性。这也意味着,在国家大力发展人工智能的战略之下,其更多的战略意义,不仅仅限于当下和未来数年,而是长期的、可能超出预期的。而当下之所以格外重要,是因为我们正处在可以借力强大后发优势的机遇期——我国的物流业没有历史包袱,在数据量级、市场量级和活跃度上有着可待深挖的压倒性优势,由此产生的技术驱动效应、广泛的创新实践,势必会持续井喷,从而可能在一个较短的时间内实现换道超车。
    作者杨国英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财经评论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