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存重叠 多数支付机构趋向同时接入银联、网联求稳


文章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4日

    9月初,关于由谁查询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账户信息的问题引发业界讨论,使得银联和网联再次备受关注。

    2017年8月,央行支付司“209号文”曾要求,自2018年6月30日起,支付机构受理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全部通过网联平台处理,即6月30日“断直连”大限;但业内普遍认为,银联和网联业务存重叠,支付机构也可以接入银联。

    由于诸多因素,“断直连”延期,有消息称延期至今年8月底或12月底。不过,也有消息人士表示,延期并无明确时间表。记者多方了解到,出于业务稳定性考虑,目前大多数支付机构基本都接入了银联和网联,且逐渐切量,还没全部完成“断直连”工作。

    同时接入银联、网联

    “我们已经接入银联和网联了,这是大多数支付机构的选择。从业务稳定性角度考虑,如果只接入一家,万一这家出现故障,怎么办?”华东一家支付机构人士告诉记者。

    多家支付机构人士也表达了类似看法。9月11日,拉卡拉方面回复记者,拉卡拉已经完成接入网联的工作,此前已接入银联,接入后对用户及商户使用和结算的体验没有影响。“断直连”后资金的透明度和安全性将显著提高,有助于管控风险和规范支付业务。

    而两家支付巨头——支付宝和财付通,其接入进展无疑最受业内关注。

    其实,早在今年4月初,财付通已经接入银联、网联,正式开展微信支付条码支付业务合作,并开始切量工作。

    至于支付宝方面,其过程较为曲折。4月27日,有消息称支付宝接入银联,当日晚间,银联声明间接否认此事。5月11日,网联和支付宝同时公告开展条码支付业务合作,但后来,网联又删了公告。不过,多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支付宝已经接入网联,而银联,也正在接入中。

    9月10日,记者询问蚂蚁金服、腾讯金融相关人士接入和切量进展,截至发稿时,均未收到回复。

    “还没完全‘断直连’,之前一直和银联有合作,交易路径跑银联比较多。网联毕竟是新生事物,跑得相对少点。”上述华东支付机构人士透露。

    中国支付网创始人刘刚告诉记者:“至于哪部分交易跑银联,哪部分交易跑网联,分配机制如何,也是支付机构需要考虑的问题。”而上述华东支付机构人士称,每家支付机构不一样,这取决于支付机构自身情况。
    “哥哥和弟弟”落实监管政策

    今年博鳌亚洲论坛上,银联总裁时文朝这样比喻:“网联显然不是银联的二胎,这得问爹妈承不承认。大家讲哥哥和弟弟的关系,只不过是成立得早一点、晚一点。”

    时文朝进一步指出,银联和网联的职责不完全一样,特别是在商户端;当前银联就要配合网联,一起和银行、第三方支付机构、大商户合作,真正把监管政策的要求落到实处。

    多位支付机构人士对记者坦言,总体来说,银联成熟度更高一些,包括技术等方面,但网联毕竟是新生事物,不是一蹴而就,也需给予更多时间。

    比如,多位业内人士称,8月某日,网联发生机房故障,导致部分支付交易查询失败,后来,该故障解除,交易才得以恢复正常。

    “目前进度不太理想,但技术成熟并不能一步到位,时间很紧张,网联已经很拼了,需要更多时间。我们是网联股东之一,从政策导向,倾向于接入网联,但网联还比较幼小,成熟度、竞争力方面弱于银联,也是客观事实。”北京一家支付机构人士告诉记者。

    此外,多位支付机构人士表示,还有一个区别在于,接入银联后,由银联统一费率。接入网联后,支付机构可以和银行自主商讨费率,支付机构可以发挥自身的议价能力。

    “技术、费率等都是支付机构考量的因素,但并非全部,还有团队、应急管理等诸多综合因素,也取决于支付机构自身的情况。” 中国支付网创始人刘刚坦言。

友情链接